点击关闭

全球金融-二季度全球经济将受到全球疫情升级带来的更大冲击

【巴西公共灾难状态】

穩增長的重要性首先,二季度是國內企業全面復工復產的關鍵時期。當前,各地防疫工作取得積極成效,應急響應級別逐漸下調,復工復產進程明顯加快。國家發改委相關人士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截至3月20日,全國除湖北省外1.1萬個重點項目復工率為89.1%。儘管如此,復工復產形勢依然嚴峻:一是南北差異明顯。北方地區重點項目復工率為60.3%,比南方低37.8個百分點。二是大中小企業復工進度不一。相比於大中型企業,小微企業復工復產仍面臨資金、人員、防疫物資等多方面困境。三是復工不復產現象仍然明顯。由於同處一條產業鏈,小微企業復工難很容易導致產業鏈「缺鏈」,進而造成已復工企業無法復產等連鎖反應問題。

圖:相比大中型企業,小微企業復工復產仍面臨資金、人員、防疫物資等多方面困境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何 飛

再次,二季度穩增長關係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實現。按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提到的「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居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目標,市場機構推算,2020年全年GDP增速要實現5.5%至5.6%左右。假設一季度經濟能夠抗住壓力保持與上一年同等體量,則若要實現全年5.5%的增長,後三個季度的GDP增速均值應在7.3%左右。顯然,二季度還要在此基礎上力爭做出更大貢獻。

穩增長面臨的挑戰一是「內穩外緊」疫情形勢導致的階段性影響將在二季度集中顯現。當前,疫情形勢呈「內穩外緊」特徵。從中國看,目前本地「零新增」逐步成為常態,住院患者人數明顯降低,多地連續一個月以上未出現新增病例。相比而言,國外疫情進一步升級。截至北京時間3月23日9時,全球除中國以外確診病例超過21萬例,除中國以外已有五個國家確診病例超過2萬例,其中,意大利病例迫近6萬例,美國則超過3.3萬例。在此形勢下,各國紛紛升級防控舉措,把防疫工作放在突出位置。顯然,相比於一季度,二季度全球經濟將受到全球疫情升級帶來的更大衝擊,包括中國在內的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在這一波全球經濟危機中獨善其身。

穩增長相關建議一是把穩投資和促消費作為穩增長著力點。受疫情影響,二季度外需疲軟幾乎成為事實。國內穩增長的重點是靠投資、消費兩大內需。建議逆周期調節政策進一步圍繞提振這兩大內需開展。在穩投資方面,建議依靠政府投資帶動民間投資,特別是要為民間投資提供軟硬環境支撐。在促消費方面,建議從消費者和生產者兩端同時發力,既為消費者擴大收入來源以增加消費支出提供有效途徑,也要鼓勵生產企業提供更具競爭力的優質產品供消費者選擇。同時,要為發展以體驗性消費為代表的新型服務消費提供政策支撐。

二是外部疫情升級將導致本就嚴峻的國際貿易形勢雪上加霜。近三年來,國際貿易形勢極為複雜嚴峻,「逆全球化」思潮湧動,貿易保護主義加劇。在此背景下,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全球貿易市場的不安定因素增多。一方面,疫情全世界蔓延很可能促使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中斷。中國擁有全球最完整的產業鏈條,這既是支撐外需保持平穩的「穩定器」,但也意味著產業鏈受疫情影響範圍更廣。另一方面,疫情形勢惡化或導致貿易保護主義再次抬頭,不利於此前達成的貿易協定落地實施。同時,疫情無法及時得到控制,還將影響世貿組織推進相關改革,不利於貿易規則按計劃優化完善。

三是中國將在二季度面臨更大的外部經濟金融市場輸入風險。從目前形勢看,由於管用的政策工具有限,發達國家金融市場劇烈波動在短期內無法有效平抑,並且很有可能會與此前早已累積的風險隱患形成共振,造成更為嚴重的後果。由於疫情對市場造成的是持續性而非一次性衝擊,同時經過多年發展,中國市場已經與全球市場緊密相關,中國將不得不做好防風險輸入的各項準備。此外,中國還將面臨防範國內外息差擴大導致熱錢流入套利的挑戰。

其次,二季度經濟形勢將影響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一方面,一季度「消失」的經濟增長點能否在二季度出現,將對國內疫情結束後的政策取向產生影響。1至2月經濟數據表明,外需和內需均出現斷崖式下行,二季度消費和投資能否迅速復甦並加快增長,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下一階段逆周期政策調節的著力點。另一方面,受疫情影響,以往一季度肩負的經濟良好開局重任落到了二季度。從目前數據看,一季度GDP負增長預期明顯加大。二季度經濟形勢將直接決定全年GDP增長目標的設定。

隨著疫情蔓延,全球經濟將逐步受到影響,並在二季度全面顯現。在此情況下,中國經濟必須打好「二季度穩增長保衛戰」,這不僅關係到特定時點的經濟增速,而且關係到全年經濟社會發展大局。

三是聚焦重點城市加快推動重大區域戰略實施。一線城市面臨著嚴峻的防輸入挑戰,但同時也要迅速有序恢復經濟社會發展秩序,通過發揮豐富的資源優勢,為全國經濟增長作出更大貢獻。以此為目標,上海、北京、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要積極依託長三角、京津冀、粵港澳等重大區域戰略的全面實施,輻射帶動周邊城市共同開啟城市圈發展模式。相關部門則應圍繞促進重大區域內的重點領域、重點項目、重大平臺更快更優落地出台配套政策。

二是把推動小微企業復工復產作為助力產業鏈快速恢復的重要抓手。建議地方建立「黑名單」而非「白名單」制度,從更加寬泛的視角促進小微企業復工復產。同時,進一步考慮減免小微企業相關的稅收及房租等。國家金融管理部門應加快出台細化政策,支持商業銀行提供供應鏈金融、知識產權抵押貸等有利於解決小微企業、科創企業復工復產資金需求的金融服務及產品。

四是堅持擴大開放與防範輸入性風險兩手抓。一方面,要加快推動十九大以來明確的各項擴大開放舉措落地見效,特別是要疏通金融領域擴大開放過程中的堵點,增強外資金融機構進入中國市場的信心。另一方面,要加強政策工具儲備,為防範輸入性金融風險和資金套利做足準備,堅決守住不因外部形勢惡化而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進一步來看,二季度穩增長直接關係到未來一段時間金融市場穩定。金融穩,則經濟穩。反之,經濟穩,對金融穩同樣重要。近期海外市場劇烈震盪,主要還是因為投資者對未來經濟發展形勢擔憂。3月以來,中國金融市場同樣出現劇烈下滑,滬綜指從3月5日的3071點下跌到3月23日的2660點,跌幅為13.4%。未來一段時間,金融市場能否企穩,取決於經濟發展尤其是二季度能否出現積極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