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增长业务-青岛银行的不良贷款总额28.52亿元

【武磊回应感染新冠】

儘管規模和增速均有所突破,但從結構上來看,放貸規模的增加仍然主要以對公業務為主,占客戶貸款總額接近65%,而個人貸款僅占餘下31.55%。

不管是出於估值,流動性還是融資的考慮,2019年1月16日,青島銀行如願以償在深交所敲鐘上市,由此成為了全國第二家“A+H”兩地上市城商行,此次募集資金總額扣除發行費用後為19.63億元。

而山東是臨海的大省,靠近日韓,製造業及外貿行業等相對較為發達,不難理解青島銀行的業務中公司貸款的占比相對較高。然而,在當下全球經濟失速,海外訂單前景堪憂,進出口業務進入寒冬。此外,在公共衛生事件的擾動下,製造業增速持續放緩,進出口外貿承壓,預期該行面臨的信用風險會相對有所提高。

財報顯示,青島銀行資本充足率亟待補充,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8.36%,較2018年下降0.03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11.33%,較2018年下降0.49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14.76%,較2018年下降0.92個百分點。而資本充足率的下降,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則是該行風險加權資產增加較多,擴張激進。

首先來看公司的貸款端方面,2019年,截至2019年末,該行發放貸款和墊款1691.58億元,比上年末增加457.91億元,增長37.12%。其中,公司貸款、個人貸款餘額分別為1120.37億元、545.09億元,較上年末增長43.15%、31.82%。

細察其不良貸款的結構,可以發現該行不良貸款主要還是來自製造業、批發和零售業,2019年製造業不良率較2018年升高2.2個百分點,批發和零售增加了0.38個百分點。

然而,即便是再一次的上市補血,青島銀行的資產充足率非但沒有好轉,反而三項指標全部下降。

青島銀行的營收主要來自於利息收入,2019年實現利息凈收入68.46億元,同比增長53.36%,占該行營收的71.19%。期內,該行生息資產平均餘額3209.33億元,同比增長16.91%;凈利息收益率2.13%,比上年提高0.5個百分點,凈利差2.1%,比上年提高0.43個百分點。

而存款端方面,青島銀行所吸納的存款同樣以公司存款為主,占總額約68.08%,其中又以活期為主,這也意味著該行的存貸款業務經營絕大部分依賴於本地企業。而個人存款占吸收存款總額剩下31.92%,其中又以定期為主,所支出的利息和平均成本率較個人活期高出不少。

青島銀行2019年繼續加大了不良核銷力度,期內核銷貸款金額大幅增長,報告期內核銷了22.52億元,增長了27.66%。

另一方面,該行2019年撥備覆蓋率僅為155.09%,較2018年減少12.95個百分點,雖然勉強符合監管要求,但與其他上市中資銀行相比,撥備情況不佳,對貸款的保障能力亟待加強。

作為一家早在2015年就赴港上市的城商行,日前,青島銀行(002948,股吧)公佈了其2019年的業績,其中營收和利潤均有了一個不錯的增速。

有意思的是,通常零售業務相較於對公來說,信用風險更為分散的同時利潤相對較高。在譬如招行、寧波這類在零售賽道持續領跑的銀行,在資本市場上拿到高估值“大殺四方”之時,青島銀行的個人貸款占比不增反降。

對此,公司表示,主要是該行針對貸款總體增長較快和個別區域借款人風險增加的情況,為與貸款風險狀況相適應,加大風險資產處置力度,增加減值準備計提。

根據智通財經APP統計,作為一家總市值超過200億港元的銀行,年初至今58個交易日內,青島銀行H股單日成交額超過50萬元的交易日屈指可數,甚至數個交易日單日成交額為0。再加上城商行的定位向來在港股市場中處境尷尬,青島銀行也動起了回歸A股市場的念頭。

青島銀行以青島市為立足點深耕於山東省內,並無外延業務。通常來說,城商行之所以與國有制銀行和股份制銀行有所區別,正是在於立足於本土,與當地經濟的密不可分,但也正由於此,或會成為區域性銀行發展的桎梏。

由此可見,儘管青島銀行的不良貸款比例有所改善,但不良貸款餘額一直保持增長勢頭。隨著信用風險有所增長,不良率未必能夠保持繼續下降的趨勢,而不良貸款餘額持續增長,不良核銷壓力增大,不良貸款的高企也會增大該行未來的利潤壓力。

事實上,青島銀行也並未掩飾過對資金的渴望。

經營受對公業務影響智通財經APP觀測到,2019年報顯示,該行營業收入同比增長30.65%達到96.22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歸母凈利潤較上年12.92%達到22.85億元。

在一連串高速增長的數字背後,青島銀行本質上業務結構卻並未發生改變。

補血後依然渴求資金事實上,該行最初於2015年12月叩開港交所的大門,然而,在中資銀行這個分化較為嚴重的板塊中,H股的流動性似乎並不能讓青島銀行感到滿意。

資產質量暗含隱憂智通財經APP觀測到,於2019年末,青島銀行的不良貸款總額28.52億元,較上年末增長7.34億元,其不良貸款率為1.65%,較2018年下降0.03個百分點,且呈現逐年有所下降的趨勢。然而,該行的資產質量並未顯示出來的那樣樂觀。

看似青島銀行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然而,通過解構青島銀行的2019年報,則會發現在光鮮財報的背後,“隱憂”卻是從未消失。

截至2019年末,青島銀行已發行債券768.59億元,比上年末增加116.18億元,增長17.81%,公司表示,主要是該行“A+H”兩地上市後,市場認可度提升,發債融資成本有所降低,故適當增加金融債發行量。

儘管不良貸款率有些微下降,但期內,青島銀行的資產減值損失卻較上年的23.83億元大幅增長52.18%至36.26億元。通常而言,資產減值損失大多是前期業務擴張的不理性,需要做減值處理,為前期“買單”,這也與公司近年來業務規模持續高速增長相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