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乡村上海-上海乡村与城市的关系便不如之前密切了

【初中女生18楼坠亡】

但他同時表示,以川沙為例,當前農業產值占比只有0.16%,依靠發展農業振興鄉村,實則任重道遠。

川沙新鎮連民村是這一模式的先試先行者。以規範化的品牌民宿為平臺,依托連民村美麗的自然風光,優質農場、文創產業、非遺手工業與休閑農業旅游實現了游客流量資源共享。

數據顯示,當前,上海有1500餘個自然村,郊區鄉村面積占上海陸域總面積約85%。其中,既坐擁了陸家嘴金融中心、張江科學城等高精尖城市未來,又囊括著廣域鄉村田野的浦東新區,是上海城市與鄉村共生的一個縮影。

如連民村“東方瓜果城”,農業年產值300多萬;接待游客5萬人次,年產值約500多萬;游客帶動農產品銷售200多萬。

蘇錦山認為,在當下,需要通過打造產業鏈,以提升農產品的附加值。他表示,當前的重點在於打造新型的農業經營體系,通過龍頭企業、農村合作社、家庭、農場之間的利益鏈接,實現共同發展,同時帶動集體經濟的增長。

鄉村產業的振興帶來了人口的城鄉雙向流動,改變了多年以來農村單向輸出人口的狀況,為鄉村增添了活力。

在連民村,這種現象格外明顯。除了大量游客,“宿予”民宿吸引了20餘名80後、90後年輕人工作、生活於此;上海閩龍實業有限公司開設的玫瑰書屋裡,學設計的姑娘劉喜鷗日日採摘玫瑰、萃取花茶、插花裝飾,將一方空間做成了藝術品。

“上海的城市與鄉村像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是相輔相生、平等發展的關係。”朱建江表示。那麼,這種“平等”的關係如何體現?

“2014年之前,上海鄉村致富多是依靠大量村企,但從5年前‘五違四必’整治開始,村企被全部清除,雖然鄉村集體經濟銳減,但這是正確的道路,”川沙新鎮黨委副書記、鎮長邵世志表示:“一是還農村以農業本色,二是提高土地用地質量。”

這便是上海大都市與其鄉村的“緣分”溯源,也是很長一段時間內上海鄉村的尷尬之處:上海城市經濟發達、產業興旺,“虹吸效應”易將周邊鄉村青壯年勞動力掏空;由此,上海鄉村振興的方向究竟應是鄉村價值再造,還是成為上海的後花園?

當前,川沙新鎮還在規劃發展“文創部落”,借助迪士尼大IP帶來的客流,將文創人才引入附近鄉村,挖掘本地文化,打造屬於上海和浦東自己的文創IP,激活文旅產業,與村民共享發展果實。

“當前,鄉村發展第一產業賺錢難的主要原因是人多地少,城鎮化率不夠,”朱建江告訴記者,當城鎮化率達到75%左右,人均耕地面積將達到50-100畝,第一產業從業者收入將與二三產業等量齊觀,甚至更高。這在世界發達國家已得到了證明。

朱建江指出,5000年的農耕文化有著與城市文化平等的地位,當城市在追逐趨同化的現代文明時,民族傳統文化、地域文化、非物質遺產以及人文情懷恰恰都留在了農村的土壤上。這也是當今城市市民企圖尋找的“鄉愁”。

在浦東新區農業農村委員會主任蘇錦山看來,鄉村振興最重要的一點是不能脫離鄉村的本色,要以現代農業作為底板和基礎,疊加二三產業的發展。

“山臻果蔬”農場新近招聘了本科畢業的孟麗虹負責對外宣傳工作。“我本來在上海市區一家公司做白領,但感覺鄉村富有挑戰性的工作和慢節奏更加吸引我,”孟麗虹說:“我想在鄉村扎根下去。”

而鄉村振興中,更加重要的平等還在觀念上。“鄉村不是城市的附屬品,也不是為了城市人而振興,”川沙新鎮黨委書記呂雪城對記者表示:“鄉村振興的本質是為了使鄉村宜居、農民富裕。而城鄉文旅是一種模式,讓市民和農民共同生活在這一片土地上。”(完)

上海9月11日電(樊中華 鬱玫)“1958年之前,上海本沒有鄉村,”上海社會科學院城市與人口發展研究所所長朱建江對記者表示:“當年,江蘇的10個縣被劃歸上海,其鄉村成為上海的副食品工業生產基地。在改革開放後,物資全國流通,上海鄉村與城市的關係便不如之前密切了。”

年逾六旬的萬根飛夫婦是“青花瓷”主題民宿的業主,夫妻倆住在民宿旁。村子美了,居住條件好了,口袋也富裕了。從前兒孫很少回來長住,如今每逢寒暑假,外孫都會急著回村裡度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