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关系自主-美欧关系的变化令欧洲战略自主更加方向明确

【郑爽疑起诉张恒】

法國總統馬克龍雖然強勢出擊,但在國內遇到種種阻力。對於法國來說,內部改革尤其是針對勞動力市場和福利的改革勢在必行。

新華網北京1月9日電(記者董小嬌 劉小軍)新華網第十屆“縱論天下”國際問題研討會,近日在北京新華網總部舉行,研討會以“大變局中的中國與世界”為主題。與會專家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認為,在百年未有之變局的衝擊下,歐洲正在探尋自身定位,試圖建立更多戰略自主應對變局。

第一,從“保護性”的歐洲到更趨向於保護主義的歐洲。歐洲不斷升高貿易防護體系、投資審查機制,包括對一些基礎設施領域的干預。

關鍵詞一:選擇&nbsp2019年上半年歐洲議會選舉,儘管期間有很大變化和拖延,但新一屆歐盟機構終於出台。

&nbsp2020年,歐洲仍要負重前行,也在思考如何減負。歐洲將不斷通過自身實力建設來贏得機會,同時也有可能滑向機會主義的陷阱,影響國際格局走向。

&nbsp1月7日,新華網第十屆“縱論天下”國際問題研討會成功舉行。圖為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在進行主旨演講。新華網 李清 攝

第二,戰略自主。最近一段時期,美歐關係的變化令歐洲戰略自主更加方向明確;在美國的不確定性面前,歐洲力求更好地發揮自己的防務能力。

關鍵詞三:機會這兩年來,歐洲正試圖把變化、動蕩轉化成機遇,同時在大國博弈中尋找機會。比方說,在美俄博弈中,歐洲展現靈活務實的態度,試圖找到能夠發揮作用的空間。

對於中歐關係來說,真正的機會來自於回到雙方務實合作的共識上來;只有真正維護自由貿易、開放經濟和多邊主義才是機會所在。

關鍵詞二:自主在百年未有之變局的衝擊下,歐洲表現出極大的不適應。2019年,歐洲試圖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方向。

&nbsp2019年,德國社民黨歷經一波三折最終選擇繼續留在大聯盟內。因此在2021年前,德國政治仍能夠維持錶面穩定。

在過去幾年,英國和歐盟在“脫歐”問題上消耗了大量資源。約翰遜是一位有著時代特色的政治人物,他幫助英國在這一問題上似乎迎來了明朗的前景。

&nbsp2019年,歐洲內憂外患纏身:經濟增長缺乏動力,政治雜音不絕於耳,加之英國“脫歐”懸而未決,跨大西洋關係考驗重重……2020年,歐洲還將面臨哪些挑戰?又將如何在困局中尋求突破?崔洪建認為,通過三個關鍵詞,可洞悉歐洲的當下和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