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公司5G-很可能成为2020年中国理财市场新的发展特点

【坠机幸存中国乘客】

所以,2019年的冬天靠熬是熬不過去,必須要靠創新。很可能這一輪春夏秋冬的交替中有很多的人要離場,沒有關係,會有無數的新的品牌、新的創新、新的模式誕生,我們期待這些誕生一一齣現。

在中國的寧夏,賀蘭山東麓,有一百多個葡萄酒酒莊。過去三年裡,中國的葡萄酒在全球葡萄酒評選中屢屢獲獎,很多獲獎的品牌都來自賀蘭山東麓的葡萄酒酒莊。那邊的閩寧鎮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扶貧移民區,能產出最好的有機葡萄酒,但是那裡的人沒有好的賣酒渠道和能力。於是就出現了供應鏈來驅動——建發通過它的分發供應鏈,做了一個品牌,叫做柏雅,跟寧夏的葡萄酒酒莊合作,分發到全世界,完成了新式的產業扶貧。

這些新品牌不僅誕生在內需市場。全球最大的電商之一亞馬遜,有一個全球開店業務,能把中國的產品賣向世界,有很大一部分是旁邊這些品牌。我列舉出來,這是一些亞馬遜上賣得最好的中國品牌。

2. 出現新的消費人群。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擁有汽車和房子,一個男生的衣櫃里已經有12件襯衫,你怎麼把第13件襯衫塞到他的衣櫃里呢?新的審美、新的消費趣味、新的消費領域和品類如何全新出現?

所以書店變成一種身份象徵,變成人在某一個時刻對自我認知的愉悅和犒賞,它叫體驗。所以,今天的書店已經變成了一種體驗。

我們怎麼辦呢?我們必須期待一個新的浪潮到來。其實今天的全球商業世界並沒有對即將到來的那個第四次浪潮有一個清晰的定義,它叫什麼名字呢?不知道。

通過一個機器和傳感器產生數據,拆解訂單,最後形成一個動態產能,整個供應鏈在未來會發生非常大的變化。這件事情並不僅僅只在傳統的製造業發生。

但是,2019年12月的今天,我們在這裡做年終秀的時候,全中國大部分襯衫和西裝公司都完成了柔性化改造,能夠在7-10天時間里為各位定製一套西裝,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中國有32家全屋定製公司,這件事情在全世界是沒有的。

今年10月,上海計劃舉辦一個新能源汽車展,結果臨展前一個月宣佈延後一年。據說是因為當時報名的60多家車企中,有30多家倒閉了。

郵輪經濟。我今年去一家在香港上市的馬來西亞華人公司調研,這家叫星夢郵輪的公司告訴我:2009年中國的郵輪市場滲透率是0.003%,到去年這個數據上升到0.16%。

大家認識嗎?都不認識。但是很多海外的消費者可認識它們了。這都是中國的產品。它們不再是ODM、OEM,我們自己做品牌。

今天我們所面臨的是第三次國貨運動,它和第二次國貨運動的最大區別就是審美。當一個國家的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時,新中產會成為這個國家消費的主力,而這部分消費主力的本土文化意識會大規模地崛起。

今天,在中國,微眾銀行的小微金融產品“微業貸”,截至2019年11月,已經服務超過80萬家企業,累計放款1300餘億元。今天,中國的小微企業真正有可能通過新的大數據挖掘能力,實現一次普惠金融的變革,這是特別值得表揚的一件事。

1904年他們帶的是茶葉、絲綢、陶瓷。但是走出那個“中國村”,你看到其他國家帶來的東西,是什麼呢?是西門子的電報機、奔馳的汽車、可口可樂。

中國大多數的衛生間是乾濕不分的,所以松下進入中國做的第一件事情是通過創新解決防漏電。第二件事情,中國北方的水質是很硬的,賣給中國消費者要解決抗硬水技術。同時馬桶蓋還可以乾什麼?早晨坐在那裡,除了每天聽聽吳曉波以外,還能幫你測量體脂、尿檢等數據,並上傳到雲端。新發佈的一體機更在材料上做了突破,以有機玻璃替代陶瓷生產馬桶,更加節能環保 、抗污性也更好。

如果我看到某一本書,覺得挺好,就把它買走。

我們只能在年終秀上暫且給它定義一個名字,叫做“科技智造時代”。它有物聯網、互聯網、新材料、能源革命、醫學革命、新金融、人工智能、智能汽車、航天航空等等領域,在未來的十到二十年內,將發生剛剛過去的二十年裡互聯網改造世界那樣的變化。

2019年,我們看到很多公司,他們只乾一件事情,就是把中國所有的紡織機通過傳感器連在一起,實現一張局域專業的物聯網。當機器開始運轉,就開始產生這些數據。

問題是,今天,當中國吃掉了工業革命的所有紅利,成為全球製造業第一大國,當中國成為全球互聯網最令人激動的實驗場的時候,發現奇跡也面臨著結束。

互聯網相信“快”,但是當你回到一個馬桶蓋、一個發明、一個技術、一個大數據,回到一本書、一篇文章的時候,朋友,你快不起來,你不再依賴流量,你依賴產品本身。

博多把自己做成了一個奶茶的中央廚房,你想開一個20平方米的奶茶店,博多就幫你做一個店鋪的個性化設計,然後把ERP管理系統輸出給你,把奶精等原料配方輸出給你,你就直接可以開店了。

但今天我不這麼想了,我今天認為這句話屬於所有的人。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去體驗,我們也有機會把生命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我們還對另外兩個數據進行了詢問,一是關於樓市,二是關於人民幣匯率。關於這兩個數據,學者們的觀點其實挺對立的。認為樓市在2020年會持平的占59%,37%的人認為會趨冷。

但是現在中國的互聯網銀行正在通過大數據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評選出了“2019新中產喜愛的50個新國貨”,希望通過自己小小的能力,在新國貨運動的發展和推動中起到一點小小的作用。

第一,2020年是全面小康年。2013年,中國13.9億人口中,處在貧困線以下的人口還有9000萬。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每年以1200萬—1400萬的速度不斷脫貧。2013年的9000萬貧困線以下人口在2020年會全部脫貧,為這件事情我們是不是給明年一點掌聲?擺脫貧困對這個國家來說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這些品牌幾乎全都誕生在2015年以後,即便是一家成立幾十年的公司,它的新產品或新設立的子品牌也都誕生在2015年後。我們今天看到它們,很多朋友還覺得陌生。

假如一個牛仔褲公司的老闆,明天臨時要做20萬條牛仔褲,他想問現在全世界哪台紡織機有空可以接我的訂單,有人能回答嗎?以前沒人能知道,但現在可以,只要掌握數據的人調查一下數據就可以知道答案。他可以把這20萬條牛仔褲的牛仔布訂單給到那些正空著的機器上,形成一個新的訂單分拆系統,通過協同重組,讓整個產能動態高效地周轉起來。

再來看A股。去年這個時候,認為A股會上行的占33%,持平的占33%,下行的占20%。關於2020年,認為A股會上行的占58.7%,認為持平的占到33.3%,加在一起超過90%。明年的A股市場大概率是值得期待的。

人們為什麼喜歡坐郵輪?因為生活在別處,我們通過郵輪可以進入到另外的國家、另外的疆域,在這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可以體驗一段和陸地上不同的生活,它關聯的,還是“體驗”經濟。

這就是快的代價,少數的勝出,大多數的一地雞毛。

即將到來的2020年,有可能發生哪些商業上的趨勢和變革呢?

更關鍵的是就在48小時前,我們看到了《證券法》大修的通過。

但時至今日如果你還是這樣格局的商場,那你根本沒有資格跟我們邁進2020。因為你和體驗經濟沒有關係。今天,我們的商場由一個賣商品的地方變成了一個賣體驗的地方。

在過去200多年裡,人類文明通過工業革命、機器革命的方式完成了進步,但是到了1980年,這些國家的工業革命已經沒有辦法繼續往前推進,會陷入到一種經濟滯脹的狀況下。

今天的中國,有300萬漢服愛好者,他們的平均年齡在18-24歲。如果是手繡的漢服,價格在8000—20000元。在座的60後、70後還記得嗎?當年我們工作以後拿到工資,第一件事情是跑到商場,給自己買一件西裝,表示我是一個成年人,一個現代人。今天一個姑娘拿著工資買一件漢服,表示我是一個中國人。

因為中國是全球製造業第一大國,因為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所以第四次浪潮所可能發生的硬件革命和應用性革命在中國,未來二十年我們仍然是最大的應用市場。

例如在2008年還是全國第二名的福建企業安踏,到今年不僅已經躍居第一,且營收比後面幾名加起來還多。

我們這一次的聯合主辦方廈門建發集團,是世界500強企業,它的一個業務板塊是供應鏈運營,旗下建發酒業是中國主要的進口葡萄酒運營商之一。我們喝的很多進口葡萄酒都是建發賣給大家的,它在中國有一個供應鏈網絡。

中國的理財市場在明年會發生什麼情況?

去年年終秀我們請過一些經濟學者對2019年的經濟做一個信心預測,不久前我們又拜托他們對2020年做一個信心預測。我看了這些數據,覺得還是有挺大變化。

1984年以後,吃好的,飲料、食品、保健品;用好的,冰箱、空調、洗衣機,以輕工業為主的中國產品開始不斷地出現,出現了品牌戰、價格戰、規模戰、市場戰。

我特別喜歡任正非今年年初在北京講的一句話,他說:2019年的冬天不是靠熬能夠過去的。

知遠剛纔講到要重新回到傳統。傳是傳承,統是道統。這一輪消費者開始為傳統買單了,小到服裝家居,大到建發房產,都越來越多地從中國傳統文化審美中汲取靈感,比如圖中這種傳統三進門基礎上的創新,打造出“新中式匠造”的理念。

這件事情在中國特別有意義,為什麼?因為中國有全世界最多的機器。德國人只能把1886年的機器放在展位上,告訴你這件事情是可能發生的,但是它不太可能在德國製造業發生,因為德國已經幾乎沒有服裝工廠了,美國也沒有。但是,中國有。

說明資本、政府、產業,都在大規模地向硬科技行業聚集。我認為這一景象在2020年以後會持續加速。

中國的圖書銷售,在2016年實現了超越,線上購書超越了線下購書。你看到這個現象的時候,會產生一個直覺的判斷,認為中國的書店乾不下去。但實際上,今天在中國一二三線城市生活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個事實:越來越多人去到單向街書店、十點書店、言幾又書店。

但我們可以看到,勤奮、努力、創新,仍然是在這個國家生存和發展需要依賴的能力和主題。

宏觀經濟層面。去年60%的經濟學者對經濟是悲觀的,今年這個人數已經減少到了34%。而認為經濟會持平發展的人由30%增加到了54%,也就是說這批經濟學者普遍認為2020年的經濟會比2019年稍稍好一點。

我曾經問一個95後,你在哪兒購物?他對我說,只要是能在床上買的東西,我絕對不會下床。那商場里的東西要賣給誰呢?為什麼現在商場里還有這麼多人?我們來看看2019年商場激增的十大品類。

但很有意思的是2015-2019年,馬桶蓋這個行業居然沒有發生價格戰、規模戰。在這個行業我們看到了什麼呢?

2009年,中國引入他的格萊珉模式,當時有28個公司做格萊珉模式,但是今天這28家公司已經全部不見了。因為這種模式在中國的執行效率太低,而成本又實在太高。

所以,今年真的是中國大公司的“危機之年”。

2020年的樓市政策的波動,限購限貸的放鬆或新政策的出台,是中國宏觀經濟基本面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不確定因素。

所以,未來的十年將是5G信息革命和科技智能時代,它給我們帶來的種種變化,將超過過去30年的總和,這是一個變化更加快速的時代。

朋友們,中國的A股市場是在1990年12月份開市的,2020年是中國資本市場的30周年,剛剛過去的6個月,是30年中國資本市場改革中最市場化、最激進的一段時間,這些市場化的改革會推動整個資本市場的回暖。

明年,中國計劃建成100萬個5G基站,不過如果要讓5G覆蓋整個國家,需要600萬—800萬個基站,所以5G才剛剛起步。但是在一些區域空間里,比如說工廠、商場、歌劇院、體育場,5G將會被運用,當5G基站被佈滿以後,所有的人都會體驗到5G的可能性。

它的成功,很大原因是做了兩件事:第一,跟奧運會長綁定;第二,通過對FILA(斐樂)和AMER(亞瑪芬體育)等國際品牌的大規模併購,實現了高速發展。所以,隨著中國體育產業和運動產業的發展,體育經濟依然會是中國高速成長的領域。

關於匯率,更加詭異,是一個平均的大餅。30%的人認為會升值,30%的人認為會貶值,30%的人認為會持平。匯率的數據比樓市更加叵測。這兩個數據我們要更認真地觀察,明年的此刻我們來看這數十位經濟學者的預測準確度到底有多少。

這一輪運動一直持續到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爆髮結束,中國商品開始以另外一種面目,叫做Made in China,向全球輸出製造能力。第二次國貨運動是以亞洲金融危機和加入WTO為節點終結的。第二次國貨運動的結束意味著Made in China黃金十年的開始。

當他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互聯網大規模進入這個世界還需要漫長的13—15年,但是他看到了第三次浪潮的出現。

今天我們看到了新的變化發生。2015年我寫過一篇文章,叫《去日本買只馬桶蓋》,那是我辦公眾號以來閱讀量最高的文章。文章發表以後一群人罵我們,說那群去日本買馬桶蓋的人一定是被馬桶蓋砸壞了腦袋。

你們相不相信這件事情?當你們和我一樣相信這件事情的時候,中國的商業世界就充滿了無數的可能性。

2019年故宮相關的產品產值大概在200億左右。我們今天把故宮的產品穿在身上,但為什麼這不在十幾二十年前發生?因為今天,當我們看到這個東西的時候,會想起它是我們自己的。文化是血液里的事情,我們血液中的文化基因在此刻被喚醒了。

所以,我們傳統意義上的製造優勢和能力在這個新五層寫作體系下被瓦解掉了。為什麼中國很多大型的製造業企業在2019年非常困難?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整個核心能力正在被解構。如果他們在這個五層系統中的每一個能力都處於中檔或者中下,怎麼能夠走到2020年呢?

但是,你不知道還有一個茶飲品牌叫博多。喝過博多牌茶飲的人舉個手?在過去兩年時間里,它在中國開了14000家店。你沒有喝過博多,但你可能喝過這些:蜜果、甘茶度、奶茶博士……以及其他一百多個品牌,全都屬於博多旗下。

每一件與眾不同的絕世好東西,都是以無比的勤奮為前提。要麼是血,要麼是汗,要麼是大把大把的曼妙好時光。

今天,中國的互聯網金融、普惠金融可以說是全球發展得最好的。

在過去四年裡,中國在大工業生產和柔性化製造領域的改造是全世界最頂尖的。當這些改造被完成以後,就要往上做PaaS和SaaS供應鏈管理,再往上是去中心化的渠道,包括像薇婭、李佳琦直播、京東、聚划算、拼多多這些渠道,還有MCN公司,再往上面就是個性化的品牌。

當時有一位美國未來學家寫了一本書——《第三次浪潮》。他說美國今天所面臨的問題,沒有辦法用工業革命的方式來解決。他說人類的文明進步大概分為三次,第一個浪潮是農耕文明時期,非常漫長,超過三千年;第二個時期是18世紀末,在英國等西方國家出現的工業革命時期,經歷了200多年。

1904年,美國聖路易斯舉辦了一屆世博會,當時清政府派了一個代表團,由貝子溥倫帶隊參加,他們圈了一塊50平方米的地方,搞了一個中國村展示中國的商品。

第二,我們的人均GDP將超過1萬美元。上半場講到1978年的中國人均GDP是156美元,到今天我們超過1萬美元。當一個國家的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的時候,會出現怎樣的景象呢?我們發現所有國家都會面臨三大共同課題。

60後、70後之所以崇洋媚外,是因為當時中國是一個追趕型的國家,那個年代的孩子們體會過饑餓、貧窮,並有著深刻的落後感。

今天中國所有的消費者中最“崇洋媚外”的是60後和70後,最愛國的是90後和00後。

朋友們,當中國在2019年的今天也面臨當年美國所面臨的困難時,我們跟它剛剛相差了一個時代。

與此同時,我們還看到一件事情,就是中國的小微企業貸款餘額在2019年增長了20.5%。

這件事對我而言,僅僅在幾年前留下一個挺深刻的印象,但我當時並沒有將它跟中國的紡織工業聯繫在一起。如果我當年想到,我現在會有很多的錢。不過有人想到了。

這個故事讓我們想起了斯蒂格利茨的一句話:毀滅的種子是什麼?第一個是繁榮。

*年終秀上半場演講全文將於1月1日在吳曉波頻道發佈

看到這句話,我們是不是有點慚愧?過去41年裡,中國經濟增長主要是依靠什麼解決的?是規模,是外延式發展的需求,是基礎設施建設。而技術在我們的發展中起到多大的作用呢?我們自主開發的核心技術在中國長期經濟發展中的貢獻占比能不能到達2%?我非常懷疑。

所以2020年,中國會進入硬核創新的慢時代。我們要相信慢的力量。慢容易嗎?慢可難了。當慢下來的時候,我們會面臨四個考驗。第一,企業可持續研發能力的考驗;第二,中試和量產能力的考驗;第三,需求創造能力的考驗;第四,企業家忍耐和學習能力的考驗。

所以,在全球產業由第三次浪潮向第四次浪潮過渡,產生空窗期的時候,發生的景象有兩件事,第一件事是各國貿易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抬頭;第二件事是各國爭相加快自己印鈔機的印鈔速度。

怎麼辦?他認為將會發生第三次浪潮。他說我們很多人的家庭和辦公桌上有一臺電腦,它不叫電腦,叫新文明的形態,他把這個電腦定義成“文明”。

2019年下半年,特別是6月份之後,我們看到了一系列的新聞:滬倫通正式啟動、科創板開板、外匯管理局取消QFII和RQFII的投資額度限制,看到了新三板精選層直接轉板上市政策的發佈,資管新規的鬆綁,創業板允許借殼重組, A股再融資的全面鬆綁,創業板再融資取消連續兩年盈利限制,看到了國內第一個股指期權產品——滬深300股指期權推出。

我們的產業,我們的消費,都將發生巨大的變化。我甚至懷疑十年後在座的各位朋友,身邊可能沒有一個愛人,但會有一個機器人。這就是第四次浪潮。(觀眾鼓掌歡呼)這件事情沒什麼好高興的,我們還是有個愛人好。

(點擊查看大圖)貿易摩擦。去年此刻認為中美貿易摩擦會激烈對抗的占到33%,認為會達成協議的只有3.3%,認為對抗會趨緩的占50%。2020年,58.7%的人認為中美貿易摩擦對抗會趨緩,認為仍然會激烈對抗的學者從33.3%減少到了8.7%,28.2%的人認為會達成協議。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所以,中國的消費市場、中國的製造業有沒有機會?有機會。

我跟大家保證,過五年,過十年,你會發現它們就是中國的耐克、西門子、百事,這就是中國新品牌的誕生。

這兩件事情我們已經看了三年,未來兩三年我們還會繼續看到。這就是全球空窗期一定會發生的景象,但是對我們中國,對我們每一個產業者來講,可能是一個巨大的迭代機會。

所以即將到來的技術和變革會改造農業,改造工業,改造服務業,包括金融業,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是革命者和被革命者。

2016年我去參觀的時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德國某公司的展臺上看到了一臺1886年的紡織機。當時我非常吃驚:今年是2016年,怎麼把一臺1886年的紡織機放到了今年的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呢?

3. 當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的時候,財富加速理論就會像魔鬼一樣生效。當一個國家的資本投資回報率超過經濟增長率的時候,財富會加速向少數人群集中。怎麼能夠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實現社會公平?

明年,5G的“第一戰”將出現在明年8月份的東京奧運會上。我甚至在想,到明年舉辦吳曉波年終秀的時候,5G會跟我們有關係嗎?我希望明年此時此刻,5G能夠帶給大家一點驚喜。第一站如果在東京奧運會的話,第二站就在咱們年終秀也挺好的。

根據高通委托編製的《中國5G經濟報告2020》,作為第一批收穫5G 紅利的行業,在智能手機領域,中國廠商已成為加速全球 5G 商用進程的重要力量,展現了快速成長和競爭優勢。

有家書店的店長和我說,他們做過一次調查,問了100個顧客他們要買什麼書,發現受訪者的答案都是“我不知道”。那為什麼這些人還要來書店呢?

2019年,我們有了科創板,第一批25家企業上市的時候,我查了一下企業家的年齡,發現平均年齡在52歲,其中76%是碩士和博士,海歸占16%。BAT的三個創始人,2019年他們的平均年齡50歲,TMD的三個創始人2019年平均年齡37歲。

一個有意思的數據對比,1996年中國票房十大電影中,有九部都是國外大片,只有第八名《孔繁森》是一部中國電影(600977,股吧),能進前十估計還是各單位大規模組織觀影。而在2019年票房十大電影中,國產片占了八部——中國的消費者願意為中國電影買單了。

有一個比書店更可怕的巨無霸——商場。今天中國超過5萬平方米的商場有8000多個,超過10萬平方米的商場有2700多個。

這就是正在被變革的中國製造業。你們可以想想,在五層協作體系中,是大公司的優勢更大,還是中小公司的優勢更大?很明顯,中小公司的優勢更大。

到2035年,5G在全球將創造13.2萬億美元的經濟產出。這個產值排行上的第一名是中國,中國會成為5G產業最大的獲益者。

在上半場演講中*,我們發現2019年是投融資出現斷崖式下滑的一年,其實在硬科技領域里,投融資也微微下滑。但從長波段來看,中國硬科技的風險投資項目在持續增長。比如大數據園區,2013年的時候全中國只有10個,但今天有超過200個;醫葯園區在2013年的時候有22個,今天有169個。

我認為新能源汽車一定是一個有價值的賽道,但是這個行業的發展真的需要那麼快嗎?需要以獨角獸的方式來呈現嗎?不一定。我認為真正能夠成為新能源汽車賽道里勝出者的少數人,一定是在這個產業有長期積累、埋頭苦幹、發明技術、認真地研究那輛汽車的人,而不是天天在風口上開新聞發佈會發PPT的人。

2015年到今天,馬桶蓋的年銷量從100多萬隻增長到558萬隻。如果這條曲線發生在《激蕩三十年》里,發生在1978-2008年,一個行業的年複合增長高達44%,會出現什麼情況?無數的企業會涌到這個行業里,然後打成本戰、規模戰,直接打成價格紅海。

我很不幸,跟許知遠辦了一個書店,到現在為止還沒分過一次紅。

在參加完世界博覽會以後,清政府在天安門外某幢樓里開辦了勸業場,希望能推動國貨,推動老百姓(603883,股吧)從事商業活動。1904年是中國文化史和商業史上重要的轉折性的一年,直至抗戰爆發前的1937年,是中國的第一次國貨運動。

到年底有了一個名詞,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我們做生產的人,要能夠讓那些去日本買馬桶蓋、買電飯煲、買吹風機、買菜刀的人,把消費留在中國。

演講 / 吳曉波大家好,我是吳曉波。感謝各位來參加我的年終秀,來海邊一起拾起信心。

如果我們回望40年前的美國,會發現那時的美國處在滯脹之中。1980年美國的通貨膨脹率超過10%,經濟增長率-0.2%。如果大家對今天的中國不太滿意,你去看1980年的美國,他們同樣面臨產業轉型、消費升級、社會公平的問題。

看到四年新增了106個發明技術,看到正在進行中國式的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