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府议定案

时间:2018-09-22
一夜的审问,叶天龙他们终于弄清楚了这伙山贼的情况。青峰山的山贼人数原来是很少的,最近因为青州的叛乱,不少人为躲避战乱而逃进青峰山,使得山贼们有了一个扩充人马的机会。
  目前山上总共有二千三百多可以战斗的山贼,还有四百多的老弱妇孺。山贼的大头目名叫司涅克,这次带人来攻打任丘城的是他的一个得力亲信维诺。
  但是问到为什么会来攻打任丘城,以及他们身上这副神奇的衣甲的来路,所有被俘的山贼都是连连摇头,直说自己仅仅是在半个月前被头目召集起来,看过这副衣甲的神奇演示之后,再每人从管物资的头目手中拿到一件而已,谁也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叶天龙知道这些家伙都是一般普通的山贼,而且很多还是刚刚加入山贼队伍的新人,只有山贼的核心份子才可能知道这种机密事情。
  而这个时候,于凤舞和晨月她们对山贼那副奇怪衣甲的研究也有了结果。
  「这个应该是普通的衣甲,只是上面施加了一种非常奇怪,近乎光明系的防护魔法,所以才会不怕任何刀枪的砍刺,没有达到一定级数的物理攻击也对此无效。」
  于凤舞向闻讯赶来的叶天龙仔细解释起来:「我们刚才找来不少的人用不同的魔法进行了一次试验,发现它对黑暗系的魔法反应最强烈,对光明系的魔法接受程度最高。」
  「这绝对是带有魔法能量的衣甲。」龙灵儿在一边补充道:「我在战斗的时候就感觉到魔法元素的波动,特别是向这些山贼出手的瞬间,空间中的魔气就会变得异常起来,相互间的流动相当厉害,而这些情况只有在对付懂得魔法的对手时才会出现的。」
  叶天龙有些不解地问道:「那就是说,对付这些山贼只要採用魔法攻击就可以成功了,为什么会说它非常奇怪呢?」
  于凤舞微微一笑,道:「问题就在于,这种光明系的防护魔法如何可以一直附在衣甲上,而且它的防护能力还达到中级魔法水準,一般的魔法师还不一定可以击破它的防护。」
  「更让人难以想像的是,这么多的山贼都装备了这样的魔法衣甲,这绝对不是几个术士或者策法士能够做到的,甚至可以这样说,就算是现在大陆上最有名的七个大策法师联手,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製造出这么多的装备来,更何况还要对这些装备进行维护呢!」
  「慢来,慢来!」叶天龙举手问道:「你说得这么快,我好像还没有弄明白其中的原因啊!说不定这些山贼是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準备,才对这么多的衣甲施加防护魔法,又或者是通过地下的武器商人买到这么多的魔法衣甲,现在只要肯花钱,总会有地方买到的!」
  在一旁的晨月终于不甘寂寞,轻轻歎息道:「无知的男人啊,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魔法的基本原理吗?」
  叶天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反问道:「什么是魔法的基本原理啊?我好像从来没有听别人说过的,那个有什么用吗?」
  此话一出,在场的美女全部摇头,只要是受过骑士教育的法斯特人,他们最先接触的启蒙课就是魔法基本原理和格斗基本原理,这是法斯特官方规定的,因为身为一名帝国的骑士,你不会使用魔法没有关係,但你要是不知道魔法的基本原理,你就不知道如何对付魔法,也就无法和使用魔法的人进行战斗。
  「亲爱的夫君大人,你的骑士身份难道是假冒的吗?」旁听的柳琴儿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压低声音问道。
  「敢怀疑我的身份?」叶天龙佯怒道:「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帝国骑士,家里还有法斯特皇室亲笔签名的证书以及勋章。」
  晨月在一边推波助澜道:「这可不一定啊,现在什么东西都可以是假冒的,只要你出得起钱,就连大陆皇室的身份也可以弄得到。别说是我们鸣玉阁里有这种伪造身份和证件的行家,大陆上许多组织里面都会有这样的人物。」
  柳琴儿一副很吃惊的样子,睁大美眸对于凤舞说道:「姐,你听到了吗?如果情况真如晨月妹子说的那样,看来我们的夫君很有伪造身份的嫌疑啊?是不是也需要审查一下啊?要不然,一觉醒来,身边的人居然是假的,那就麻烦了……」
  于凤舞一本正经地答道:「好,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今天晚上就由你来好好审问一下,看看天龙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在骗我们。」
  「不行,我一个人必定吃他不住的!」柳琴儿急声说道,众人早已笑作一团。笑声中,晨月还补充道:「琴姐姐可以慢慢来审问,一天不行就两天,一直到问出夫君外面还有多少的女人为止!」
  等众人的笑声稍微小一些的时候,叶天龙又解释道:「其实我从小有受过骑士教育的,只是由于对魔法的不喜欢,我从来没有去上过魔法课程而已。」
  柳琴儿连忙点头道:「对,对!实在缺乏魔法素质的人是没有学习这些的必要,那简直是比对牛弹琴还要浪费时间。」
  叶天龙见到柳琴儿把自己比作笨牛,也不生气,只是笑嘻嘻地说道:「如果天天有嫩草吃,作老牛还是一件美事呢!」一边说着,一双贼眼还故意从面前的女人身上逡巡着,最后把视线落在正坐在于凤舞身边的龙族美少女身上。
  众人更是大笑,其中龙灵儿笑得最为大声,对于自己被某个人比作嫩草似乎是浑然不觉。
  轻鬆的玩笑结束,于凤舞开始向叶天龙解释起来:「任何的防护性魔法都有一定的时效性,魔法级数越高的,自然维持的时间也越长。但是离开施法的人越远,效果也会越来越差,而且也不可能大规模地应用。」
  「如果是经过特别处理的,防护性的魔法可以加注在盔甲上面,给盔甲带来额外的防护功能。但是製作这样一件盔甲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是非常可观的,不但需要上好的原材料,更需要懂得魔法的匠师来製作,而且成功率相当低。因此,在各国的武器市场上,这些具有某种魔法防护的武器其价格是相当惊人的,可以说是仅次于那些大师所製作的神器。」
  顿了一下,她继续说道:「其实,从真正意义上来说,神器也是一种加注了强大魔法的武器。」
  「还有,魔法盔甲一般只能对某系的魔法具有防护功能,而可以抵抗物理攻击的应该算是类似于结界一类的魔法,这就更加稀少了。」
  于凤舞说着,伸手一指挂在墙上的七彩甲:「这是我的盔甲,上面带有风系的结界和其它几个系的防护魔法,可以说是稀世之宝,但却没有暗黑系和土系的防护魔法,而现在山贼用的衣甲居然可以对所有的魔法产生反应,这未免太奇怪了!」
  叶天龙迟疑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这样一件衣甲比起七彩甲更加昂贵?这些山贼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啊,可以拥有这么多的魔法盔甲?」
  「不,也不是这样说的。」于凤舞笑着摇摇头:「山贼的衣甲并不是真正的魔法盔甲,从昨夜开始它上面这种偏向光明系的魔法防护在渐渐减弱,这说明了它的结界是有人临时加上去的,或者说是受到某些魔法师或者某种魔法器具的操纵,一旦离开控制的範围,就会慢慢消退。」
  「哦,那么说,我们只要找到其中的原因,就可以破掉这些山贼身上的奇怪衣甲了!」叶天龙不假思索地说道。于凤舞讚许地点头。
  「这些山贼中不可能有很多魔法造诣高明的人,也不可能有魔法特别出色的人物,不然的话,青峰山的山贼就不会一点名声都没有了。」晨月在一边分析道:「最大的可能是,他们的手中拥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上古神器,或者是几种特殊的魔法器物。」
  「可惜没有抓住山贼的头目级人物,不然的话,我们可能已经知道其中的原因了!」柳琴儿颇为惋惜地说道。
  叶天龙笑了笑:「放心,很快就可以让你如愿以偿的!」说罢,他将自己整夜的收穫一一说给众人听,然后晨月也将她那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这段时间里收集整理,关于青州的情报拿出来进行了一番补充,现在青州的形势顿时全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经过一番商议,叶天龙决定举行一次府议。
  下午三时,叶天龙他们到青州后的第一次府议正式开始。
  出席会议的有庆计、索沖、迟显、左岛近、范铜、达罗克、里德玛,后面两个将领是石义信在东督府诸将中发现后向叶天龙推荐的行政好手,可以说这些人是叶天龙东督府里最核心的将领。
  踏入由金凤卫把守严密的会场,这些将领们都是微微一愣,在叶天龙的左手坐着一排的美女,依次是于凤舞、晨月、柳琴儿和龙灵儿,女神战士的首领辛西雅则是站在叶天龙的身后,坚持履行她这贴身护卫的职责。
  于凤舞居然也出席东督府的府议,这可是庆计他们加入东督府以来头一次见到的场面,以前于凤舞最多也是和叶天龙一起单独会见东督府的高级将领,从不在东督府的府议上露面的,即便是这次叶天龙带兵奇袭任丘城后,指挥大军的任务交给于凤舞,她也是非常低调,极少抛头露面,具体事务都是这些高级将领出面来处理的。
  而对于坐在于凤舞和柳琴儿之间的那个娇美柔弱的绝色少妇,庆计他们中能够知道其身份的就没有几个了,东督府中的很多人也只是依稀听说过她是叶天龙的一个妻子,府中的下人都称她为三夫人,其他的情况就完全不知道了。
  因为晨月几乎就没有在外人的面前出现过,而她那「鸣玉阁」少东的身份也只有叶天龙夫妇几个人和她自己的亲信属下知道。
  因为这是进入青州地区的第一次重要府议,需要确定许多方面的东西,为今后的工作制定一个基本的框架,如果说先由于凤舞和晨月商议之后,再提到外面的府议中讨论,时间和效率都不允许,所以,于凤舞和晨月才会走出前台。
  没有多余的客套,叶天龙提了一个头,于凤舞和晨月便开始将治理城市的构想抛了出来,这也是準备在以后的青州推行的一整套治理方案,从财政、人事、治安等各方面对现行法斯特帝国的管理模式进行修正和补充。
  会上的众将领针对这个方案纷纷提出自己的疑问,于凤舞和晨月也分别作了详细的解说,让他们充分认识到这个构想的可行性。
  别的将领可能还没有特别的感受,达罗克和里德玛可是对此感触极深,尤其是对于涉及到财政方面的问题,晨月的见解和方法让他们歎为观止。
  叶天龙看到手下诸位将领脸上那种钦佩的神情,知道于凤舞和晨月的方案已经让他们心服口服,心中不免暗自得意。
  「两个大美人今天可是大出风头了,有这样聪明能干的妻子,我倒是不用再花一点的心思,哈哈!」
  坐在主位上却是最省心的男人因为过于无聊,开始在那里自得其乐。他悠然的伸手拿起面前的精美糕点,思绪便转到了这糕点的製作者。
  「不知道绾贞今天晚上会準备什么样好吃的食物?」一想到那醉人的美食,叶天龙的眼前立时浮现出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餚,他肚子里面的馋虫立刻蠢蠢欲动起来:「受不了,真想马上吃到啊!」
  自从绾贞进入东督府之后,名义上是叶天龙的妻子,可叶天龙却是一直没有真正动她。他虽然心中也想早日吃到这个与众不同的少女,但看到绾贞那十分羞怯和害怕的样子,叶天龙就感到有些不忍心再去伤害这个乖巧的少女。
  为了表示自己对她的真心爱护和怜惜,叶天龙郑重地告诉绾贞,如果她不是心甘情愿的话,自己就绝对不会动她的,在她亲口对自己说出「夫君,我要!」
  之前,自己最多有些手眼之欲而已。
  自从吃过绾贞为了表达感激之情而做的美食之后,叶天龙和于凤舞她们一致认为,不管到哪里都不能缺少她,所以这次出征青州,叶天龙也把绾贞带在身边,随于凤舞柳琴儿她们一起。
  老实说,叶天龙身边的人对绾贞这样和气温柔的少女都是十分的喜爱,加上她的一手高超技艺,不时创造出一些精美可口的食物让她们分享,自然相处得十分融洽。
  「大人,最后还有一个小问题!」达罗克的声音把叶天龙的心从绾贞身上拉了回来。
  「青州的叛乱本来就是因为法斯特的法律过于严苛,现在我们应不应该要颁布一些法令减轻一些人民的负担,要不然……」
  达罗克的言下之意,叶天龙立刻明白了,他看了看于凤舞和晨月,两女都报以妩媚的微笑,这个问题她们早已有先见之明,和叶天龙解说过的,所以她们投给叶天龙的眼神便是暗示由他来回答,免得他这个主将在府议上却没有一点表现。
  精神大振的叶天龙清了清喉咙,咳嗽了一声,才把会上的众人从两大美女的绝世娇颜上拉了回来。
  「其实我们法斯特的法令并不是十分严苛的,齐备而严厉的法令才会建立完善的社会,青州之所以出乱子,是在于执行法律的人,如果负责执行的他们真正做到公正无私,不管是谁触犯法律都要受到处罚,那么人民也一定会信服的。」
  众人皆服。至此,青州的大致方针既定,他们开始讨论今后的军事行动。
  「青峰山的情况大家都了解了吧?」叶天龙的视线缓缓扫过眼前的诸将。「大家先说说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行动吧!」
  庆计率先发言:「如果我们要派兵攻击的话,伤亡可能会非常大。因为山路不利于骑兵展开行动,而步兵也无法採取大规模的协同作战,我们在平地上对付他们的办法就派不上用场了。」
  左岛近点点头,提议道:「青峰山的地势易守难攻,而且山贼又有如此好的防身装备,如果要进攻的话,我们不能採用强攻的方法,而是应该引蛇出洞,想办法将他们引出青峰山,在我们预定的地方作战。」
  叶天龙把视线转到迟显的身上,从开会后一直没有多话的他也是点点头,表示赞同庆计和左岛近所说的话。
  其他几位将领也是纷纷建议不要强攻青峰山,免得造成本方将士的无谓伤亡,特别是现在叶天龙手下的士兵都还缺乏战斗经验,有战斗经验的佣兵们又缺乏协同作战的训练。
  因为会场上坐着于凤舞这样一位美女战神,所有的将领在提出自己的见解时都非常的谨慎,在心中经过再三的权衡,其中隐含的意思是不言而喻的,他们都想在美女战神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谋略,好证明自己不是泛泛之辈。
  叶天龙含笑不语,一直听着众将领的发言,然后站起来,把手伸向于凤舞,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现在还是请我们美丽的军师大人为我们解说一下青州的形势吧!」
  众将领顿时愣了一下,然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原本笼罩在会场上空那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蹤,气氛变得轻鬆起来。
  于凤舞先是白了叶天龙一眼,然后用她那近乎天籁的声音,将她自己整理的青州目前的形势以及她对此的分析一一道来。
  回到天河的伊思对天河新军造成的冲击果然是非同寻常,目前得势的新派和天河的老派人物之间围绕着这个天河的前太子殿下明争暗斗,内部的裂痕一天天在扩大,不过张烈凭着自己的声望和地位以及手中的军队将这些不和压制下去,使得天河新军的形势在其控制之下不断发展壮大。
  伊思虽然被天河新军推选为天河新王,但实际的大权还在张烈的手中,这样的势态下,加上某些人的推波助澜,各种流言也开始在天河的土地上蔓延,而这将是天河新军最大的忧患。
  柱国将军夏赫的军队则是和天河新军中一名叫郭回的将领纠缠不休,双方在乌什干地区一带相持不下,因此他们对天河新军的威胁反而是最小的。也就是说,叶天龙他们想得到夏赫的帮助是不可能的,要对付张烈,就必须另想他法。
  于凤舞的美目中闪动着智芒,不紧不慢地说道:「青峰山的这些山贼只不过是一群不值得一提的乌合之众,只是倚仗那副奇特的魔法盔甲而已。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纠缠,只需要派人注意他们的行动就可以了,而我们最大的敌人应该张烈的天河新军。」
  「但是依我们现在的兵力,直接去对付张烈的十万军队,是非常不明智的。不要说别的,他们对青州地形的熟悉就不是我们所能比的,加上我们现在的士兵大多是缺乏训练的新兵,取胜的话固然会士气大振,但如果战败的话,这些新兵是最容易溃散的。」
  「而现在的青州除了张烈的天河新军外,还活跃着一支势力不小的武装力量,是由原来的法斯特人为了对抗天河新军而组成的自卫团,人数接近三万,他们虽然是由各个村镇的民壮联合而成的,但因为保护的是自己的身家性命,战力非同小可,加上其中有不少的能人,使之成为天河新军最大的敌人。」
  于凤舞的这一番话说完之后,诸将的眼睛为之一亮。左岛近望着叶天龙:「大人的意思是联繫自卫团的人……」
  叶天龙哈哈一笑,道:「不错!但我不是想和他们联合,而是要收编他们!」然后对身边的金凤卫说道:「把王广和崔望带进来。」
  早已等候在外面的两个人在金凤卫的引领下进入会场,看到这样的场面,马上便知道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府议,对于自己能出席这样的府议,心中不免有一种感动,这表明叶天龙对自己的信任和重视。
  「王广和崔望他们都是本地人,对自卫团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我想还是让他们来说好一点。」叶天龙三言两语将情况稍加解释,听闻之后,王广和崔望都是一阵兴奋。
  「大人,其实自卫团的人已经和我们接触过了。」王广抱拳道:「他们虽然实力不俗,但由于是安阳、平昌和泰宁三地的联军,彼此之间很难协调,基本上是各自为战的。只有在天河新军的大军压境时,他们才会相互支援。」
  接着他把三地自卫团的情况向大家介绍了一下,最后说道:「如果大人想见见他们的话,我认识他们中的几个首领。」
  崔望也说道:「安阳自卫团的队长善青曾经与我同门,而他的实力比起其他两个自卫团也弱一些,我们可以从安阳这里开始。」
  叶天龙点头道:「好,我们就从安阳这个地方入手。」
  然后他望了一下诸将,提高声音道:「我想要在半年内让青州的所有土地插上我们的军旗,所以请大家好好努力吧!」如此霸道强硬的话让在座的诸将为之一振,随即众人轰然应声。
  等到众人全部退出会场,于凤舞瞟了一眼叶天龙,柔声问道:「天龙,你为什么会突然间提出六个月的期限呢?」
  叶天龙哈哈一笑,对脸上都带着疑问的众女说道:「只不过是给出一个明确的目标嘛!这样一来,他们就会时时感到一种无形的推动力。」
  于凤舞微微摇头,柔声道:「就是这样的理由吗?」
  望着美人那双洞察秋毫的明眸,叶天龙只有举手投降道:「我知道瞒不过你,云阳的军队正在边境集结,如果不早点把青州的战事平定下来,他们一定会寻找借口插上一脚的。」
  于凤舞望了一眼身边的晨月,后者马上出声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我只是把情报告诉天龙而已。」
  于凤舞不禁笑道:「我可没有说不好,天龙能想到这一层,大有进步啊!」
  她不想说出这个情况,是因为怕引起军心的不稳,但叶天龙这样说也好,至少在众将士的心中留下了一个準备。
  但于凤舞她害怕的是,云阳的军队不会等到叶天龙击败张烈就出兵,而对于安德列三世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将大量的兵力投到对武安的攻略战中,她更是无法想像,但事既如此,她现在也只有尽量利用手头的资源,做好各种可能的对策。
  而她不想和青峰山的山贼多做纠缠,力求尽早击败张烈的天河新军,也是出于这样的想法。